又到畢業季 職業教育討喜企業

今年畢業季,中國將有800多萬學生從中職、高職、技師學院等職業院校畢業。獲得相應技能的職校學生,在進入生產和服務部門后,將成為支撐實體經濟持續發展和戰略轉型產業大軍的主體力量。而中國傳統職業教育以職業學校為主,企業參與度不高,畢業生缺乏較高的職業素養,動手能力不強,在勞動力市場上處于劣勢地位;社會對職校學生的支持與信任都不足。全國總工會預測,中國技工缺口至少在2200萬人到3300萬人之間。

我國政府于本月召開了改革開放以來第三次全國職業教育工作會議。教育部透露,600多所地方本科高校將向應用技術、職業教育轉型。打通中職、專科、本科到研究生的上升通道,是中國現代職業教育體系建設的重要突破。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相通,為職教生提供了更多元的選擇,打破了成長“天花板”。

我國正在為職業教育構筑多重制度保障,必將提升職業教育質量,釋放“人才紅利”。這也意味著,技能型教育未來將與學術型教育并行發展,中國將形成高中低搭配的科技創新體系。我國會讓千千萬萬擁有較強動手和服務能力的人才進入勞動大軍,使“中國制造”更快走向“優質制造”、“精品制造”。

回爐讀職校

要臉皮,還是要肚皮?

中國企業家調查系統的調查顯示,去年反映有缺工情況的企業占40%,并且缺工崗位主要集中在“生產工程崗位”;同時,近60%企業表示仍然存在招工難問題。從企業的招工計劃看,有近半數企業表示計劃招收“高中(中專、技校)學歷的畢業生”,比例明顯高于其他學歷。因此近兩年來,不少大學生,包括大專生和一些本科生,畢業工作一段時間以后卻“委身”去職校讀書,這被很多人稱為大學生“回爐”讀職校。

黃支輝是香港服裝學院廣東時尚職業培訓學院國設6班的學員,畢業于廣州大學工藝美術系,說起為什么大學畢業之后還要倒回頭來到職校上學,黃支輝表示當初這樣的選擇也是無奈之舉,不過現在回頭想起來也慶幸自己做出了這樣的選擇。

“在大學里面,老師都是照本宣科,學術性、理論性比較強,信息比較滯后,老師跟學生的互動也不多。而到了港院,這里比較強調實操性,注重培養學生的實際應用能力。老師講授的課程與市場比較接軌,貼合市場。”黃支輝向記者表示。作為一家輸送了4萬余名專業人才的職業教育機構,香港服裝學院在業內早有美譽。香港服裝學院根據深圳服裝產業的發展趨勢,以品牌服裝案例式教學為引導,同時與國內外300多家知名企業簽署了校企合作與人才服務協議,保障學校所設專業與珠三角地區的服裝產業經濟緊密相連,深受廣大學員和服裝企業的好評。

對很多大學畢業生來說,是湊合著找份工作,還是放下身段“回爐”學技能、再從事一份滿意的工作?是要臉皮,還是要肚皮?這確實是個現實問題。

記者認為,國家應通過稅收減免、政府配套等政策,鼓勵企業尤其是國有大中型企業率先參與到產教融合、校企合作中來,國家同時要探索建立政府主導、行業指導、企業參與、學校為主體的辦學體制機制,充分發揮各自在產業規劃、經費投入、實訓基地、教學管理等方面的優勢,形成疊加和溢出效應,讓企業進校園、教師進車間、教學進現場,形成“校中廠”、“廠中校”的校企聯合培養的職業教育發展格局。

普通高校PK高職院校

就業率說了算!

近日,社科文獻出版社發布了《教育藍皮書》。今年,我國高校畢業生人數將首次突破700萬大關,沖到727萬。記者注意到,藍皮書顯示,高職大專院校的初次就業率最高,甚至高于“211”、“985”等重點大學,達到78.1%。而普通本科院校初次就業率為75.4%。預計2010年至2020年,中國將新增大學畢業生9400萬名,由于同期市場提供的白領崗位只有4600萬個,無法滿足就業需求,將有一半以上的大學畢業生入職“藍領行業”。此外,高職院校畢業生平均工資也高于211重點校畢業生。

泉州紡織服裝職業學院應屆服裝設計專業畢業生鮑艷玲,到“七匹狼”服裝制造有限公司應聘,面試題目是設計一套夾克款式。不到半個小時小鮑便順利完成了,當即被該公司錄用并很快被提升為褲裝設計組副組長。該院千余名畢業生中,僅“七匹狼”公司便錄用了20余人。當地另一上市公司——晉江鳳竹集團有關負責人表示,企業優先錄用泉州紡織服裝職業學院畢業生,他們上手快,動手能力強,綜合素質高,技能水平比不少本科畢業生都要強。

近日高等教育改革確定600多所本科高校將轉向職業教育,面對我國畢業生難找工作與企業老板短缺技術工人之間供需不足的矛盾,國家教育部這一改革的確定使這一矛盾在在將來會有所改變。對于每年大批激增的畢業生來說,無疑可以緩解就業難的壓力。

早在2010年7月,在福建省教育廳和泉州市政府的支持下,泉州紡織服裝職業學院就牽頭組建了“泉州紡織服裝職教集團”。據統計,近年來,該校畢業生就業率一直保持在96%以上。院長丁國強教授對記者說,學院根據各專業學習特點總結出多種校企合作教學模式。模式一:參與一線實踐。學院與“愛登堡”、“富鳥”、“九牧王”等企業合作,安排學生參與企業大型訂貨會或新品發布會。模式二:“訂單式”人才培養。學院與“七匹狼”實業有限公司、貴人鳥體育用品公司等簽署了“訂單式”人才培養合同。模式三:在企業“現場教學”。學院實行“前校后廠”模式,使學生“教學做”合一。

校企產子

服裝職業教育集團遍地開花

湘繡是中國四大名繡之一、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2008年,湖南省在全省率先牽頭成立湖南工藝美術職教集團。集團囊括了湘繡骨干企業和研究機構,與省湘繡研究所等合作在全國首開湘繡專業,將傳統的師徒相授融入現代高職教育體系。它還與集團內湘繡龍頭企業、研究機構共建湘繡藝術學院,下設劉愛云大師工作室、湘繡設計研發中心、弘云湘繡研究院、湘繡高級傳習所。

近幾年,校企產子,服裝職業教育集團遍地開花。去年,廣東省東莞市紡織服裝職業教育集團組建,據介紹,東莞市紡織服裝職業教育集團由東莞職業技術學院牽頭,依托東莞市紡織服裝行業協會、東莞市毛紡織行業協會、東莞市虎門服裝服飾行業協會三大行業協會及其上規模企業,聯合省內設置服裝專業的高校及中職學校等團體力量,以項目的形式進行建設和推進。職教集團將實行政府、高校、行業、企業共管的管理模式,設立理事會和協同創新中心。職教集團成立后,由東莞職業技術學院安排日常辦公場地,預計3年內投入人民幣650萬元進行項目建設。其中,軟件服務平臺建設投入300萬元,用于支持師生和企業技術開發,以及企業動態、學生學習成果及獲獎情況、教學結果等的展示;服裝多功能廳及T臺建設投入350萬元,用于實現研發、表演及營銷一體化。早年成立的株洲服裝職教集團也積極推行“訂單式培養”。株洲一褲業老板高興地說:“以前招人才總要去外地,現在希望需要什么樣的人才可以直接與學校聯系,采取‘訂單式培養’,學生畢業后可直接上崗,這將為企業節省不少時間和精力。”

令人欣喜的是,前不久,國務院也作出關于加快發展現代職業教育的決定,鼓勵多元主體組建職業教育集團;研究制定院校、行業、企業、科研機構、社會組織等共同組建職業教育集團的支持政策,發揮職業教育集團在促進教育鏈和產業鏈有機融合中的重要作用;鼓勵中央企業和行業龍頭企業牽頭組建職業教育集團;探索組建覆蓋全產業鏈的職業教育集團;健全聯席會、董事會、理事會等治理結構和決策機制;開展多元投資主體依法共建職業教育集團的改革試點。

藍領逆襲

其實并非完全如企業所愿

隨著各地高考分數線陸續劃定,填報志愿又成了考生當下的主要任務。從今年的情況看,考生大多仍奔著大學而去,愿意填報高職高專學校的少之又少。為此,本月國務院印發了《關于加快發展現代職業教育的決定》,明確提出,加快構建現代職業教育體系,統籌發展各級各類職業教育,引導一批普通本科高等學校向應用技術類型高等學校轉型,加強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溝通,積極發展繼續教育,打通從中職、專科、本科到研究生的上升通道,為學生多樣化選擇、多路徑成才搭建“立交橋”。今后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相溝通,職教生的選擇將更加多樣,未來中職生也可以“讀本”甚至“讀研”。

隨著中國把眼光放到躋身強國行列,中國的一個重要目標就是進一步發展,不能單單是世界工廠。阻礙實現這個目標的是中國缺少熟練工人的現實。但在現實生活中,人們對職業教育卻不夠重視。每年高考過后,考生和家長盯住的多為各類一本、二本高校,高職高專則難以進入其選擇范圍,即使高考成績低于一本、二本分數線,也往往不愿“放下身段”。與急劇擴招的大學相比,除了因設施簡陋而飽受批評外,職業學校還存在管理不善和難以找到合格師資等問題。斯坦福大學中國經濟問題專家羅思高說:“在中國絕大多數職校中,學生什么也學不到,特別是在農村地區。通過對中西部地區進行調研,這些職校頭兩年的輟學率高達50%。”

前年畢業于某職校的吉維,現在是南通雙弘紡織有限公司一紡車間操作工。“在職校學習時3人用一臺電腦,還老死機。”吉維告訴記者,不少電腦知識是工作后業余自學掌握的,像她這樣的學兄學妹僅所在公司就有幾百號。學校培養的學生應該為企業直接所用,但是有些學生到企業,一些常用設備都不會使用,甚至于連設備名稱都不知道。實際上,行業發展動向是學校教學發展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想要在服務上能與企業接軌,在設備的配備方面也應該等同于企業,乃至領先于企業。

普通高校

上大學還有沒有出路?

當前作為最具有國際競爭力的產業之一,擁有獨特設計理念,深諳市場原則,能夠進行原創設計的服裝設計師十分緊缺。服裝設計師就業前景非常可觀。然而,如今的服裝企業想到人才市場招聘設計師是很難的,打板師、工藝師及其他崗位的服裝技術人員也是很難尋覓。

然而服裝設計師的工資收入與日俱增,一名普通服裝設計師月薪從5000元左右到幾萬元的都有,有點名氣的服裝設計師及知名服裝設計師的年薪更是高達幾十萬元甚至上百萬元也不足為奇。在就業率方面,服裝專業人才的就業率絕對是100%。即使能力一般的服裝技術人員,只要有實踐經驗,服裝企業也搶著要,很容易找到合適的工作。

在此背景下,普通高等院校的服裝專業卻逐年萎縮,有的還取消了服裝專業,為什么會這樣呢?了解一些服裝企業的業內人士得知,很多高等院校服裝專業的畢業生嚴重缺乏實踐,高的崗位干不好,低的崗位干不了……這樣就造成了學服裝設計找不到工作的假象,使很多家長不愿意讓孩子報服裝設計專業,這樣的惡性循環更加劇了服裝行業人才的缺乏。自1999年高等教育大躍進始,全國普通高校畢業生人數逐年激增。四年高投入的大學教育,未必換的來一紙聘書。一時之間,“讀書無用論”甚囂塵上。

在記者看來,中國教育的出路在于科學合理分流。從人本位的角度講,教育的基本功能是要把不同的人培養成更不同的人,而不是培養成一種人。國家高級職業指導師寧佳英坦言,“最難就業年”其實也分不同就業人群,目前高職高專應屆畢業群體的就業情況樂觀許多,但對普通高校應屆畢業生而言,人才供大于求、企業招募高端人才需求減少、大學生就業期望過高都是造成此類群體就業難的主要原因。

國外讀職校

一點不丟面兒!

今年,教育部副部長魯昕在中國發展高層論壇上表示,我國即將實現兩類人才、兩種高考模式:第一種是學術型人才的高考,即現有的高考;第二種則是技術技能人才的高考。“在高中階段,16歲就可以選擇你未來發展的模式。不管你選擇的是什么模式,都可以實現你的人生目標。”魯昕說。這是令人欣喜的改革。而國外早就在這么做了。

實際上,職業教育在國外發展已經相當成熟,不少國家的職業教育都占據了當地教育的重要位置,例如德國的雙元制、英國的學徒制、澳大利亞的TAFE(職業技術教育培訓體系),以及加拿大社區學院等,在當地甚至全球都有很高知名度和認可度。與國內本科與職校畢業生在教育資源、發展潛力以及認知觀念上不同,北美、歐洲甚至鄰國日本等地的職業教育體系已經相當成熟,學制靈活、技能實用、就業率高、學費低廉等優勢,使本地學生爭相報讀,而職業教育畢業生的薪酬比白領還高是一點也不稀奇的事。

作為以服裝教育為特色的高職院校,浙江紡織服裝職業技術學院就做得有聲有色。近年來,學院先后與新加坡萊佛士拉薩爾教育集團、日本杉野服飾大學、韓國大邱工業大學合作開設了服裝設計專業、時裝營銷與管理專業、人物形象設計專業等辦學項目,與日、韓、意、英等國家或地區的11個教育機構簽訂了合作協議,使學院服裝、藝術等專業群的師資水平、教學內容、人才培養理念和標準與國外知名院校接軌。為了更好地服務區域產業發展需要,學院的國際化辦學進一步邁向實體化發展軌道。2013年,學院與英國索爾福特大學深度合作,申報籌建中英時尚設計學院,該項目被列為寧波教育國際化綜合改革試驗區的創新項目。2014年,中英時尚學院將迎來首批新生,他們將享受到由英國索爾福特大學提供的優質課程、教材和教學管理體系,并且有機會獲得赴英國繼續深造的機會。


国产天天躁夜夜躁